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大殷女帝》
大殷女帝

第109章 得寸进尺

最新网址:www.xaixs.org

可把泪吻进肚子里了,身体又噪热了,他实在拿她没办法了,只能投降地低叹“好好好,朕发誓,以后都不会再碰你了,你乖,不哭了。”

聂青婉的哭腔一停,咬唇看着他“你是皇上,说话得算话。”

聂青婉咬着唇,可哭腔更大了,她只哭,不说话,把殷玄哭的一颗心都碎了,他千哄万哄,可怀里的女孩一个字都不听,反正他不发誓,她就哭个不停,到最后,都变成嚎啕大哭了。

殷玄脸上的笑戛然一收,瞳孔狠狠一缩,一步蹦下龙床,将她抱起坐到怀里,见她泪珠子从脸上滑落,他的心狠狠一抽,眼睛也跟着红了,他轻声道“别哭,朕没有欺负你,那样的欺负不叫欺负,婉婉,那是男女情爱。”

殷玄的心揪成一团,被她的眼泪折磨的心如刀割,他磨牙愤恨道“你就想用你的眼泪来要挟朕,不让朕碰你,你休想”

他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回到了龙床上,拿手帕为她拭泪,可手帕都擦湿了,女孩的眼泪还没有止住,殷玄想,可真能哭。

聂青婉看殷玄坐在床上笑的那得瑟的样,她都不想拿鞋子砸了,她想拿刀去砍,可她没刀,就算真有刀,她也拿不动,就算拿得动刀,她也砍不动他,聂青婉这样想着就越发的生气,气着气着眼睛就红了,最后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殷玄坐在宽大的龙床上,看她像孔雀一般笑的花枝招展,他憋闷地想,朕一点儿都不高兴,你的快乐是建立在朕的痛苦之上的,你怎么就不愧疚良心何安

聂青婉一点儿都不愧疚,而且,良心安的很。

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守在门外那会是听见聂青婉的哭声了的,聂青婉故意哭的惊天动地,不说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听见了,就是谢右寒和随海也听见了,听到了那样的声音后五个人就齐齐地拧起了眉头,朝着门缝里瞧。

可门缝太小了,他们什么都瞧不见。

虽然王云瑶很担心,虽然浣东和浣西也很担心,虽然谢右寒也很担心,虽然随海也很担心,可他们五个人再担心也不敢乱闯,只得干着急地立在门外。

好不容易进来了,王云瑶和浣东浣西自是十分用心地将聂青婉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又悄悄地用余光去看龙床上的殷玄。

这会儿倒觉得,皇上似有要哭出来的迹象。

再看眼前的娘娘,笑的眉眼开阖,大有畅快之极之意,王云瑶和浣东浣西都纳闷了,刚不是哭的挺歇斯底里吗

有殷玄坐在龙床上,王云瑶也不敢开口问,只沉默地去衣柜里取衣服,浣东和浣西也不敢近龙床,就分头去打水拿帕子,给聂青婉擦脸擦手。

三个姑娘服侍聂青婉的时候殷玄就坐在龙床上看着,越看心越闷,想着自己为了不让她哭,丢失了什么领地,他又暗暗磨牙,但转念又一想,她说不让他碰,他就不碰了吗她说要分床睡他就必须分床睡吗

谁说当皇上的就会一言九鼎的就她信。

殷玄一想到自己可以耍赖皮不承认,晚上趁她睡着了照样可以抱她搂她甚至是亲她,他又释然了。

殷玄这会儿才想起来,主动权一直在他手上呢,他做什么这么自己气自己。

殷玄轻抿薄唇,在聂青婉被三个姑娘伺候好了之后,他也喊了随海进来伺候。

随海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聂青婉的身影,这个很细微的动作被殷玄抓到了,殷玄当即甩给他一掌内力“看什么眼珠子不想要了”

随海激灵灵一怔,立马垂头,小声道“奴才什么都没看。”

殷玄冷哼“最好什么都没看。”

随海低叹,想着皇上你今儿这起床气有点大呀,以前我进来伺候你,也有看婉贵妃啊,怎不见你这么横眉竖目的

随海虽然这样想着,却不敢说出来,眼观鼻鼻观心,本本分分地伺候着殷玄,啥话也不再说,眼神也不敢乱瞟了。

等给殷玄穿好拾掇完,随海道“皇上,明贵妃过来了,说是有事儿找你,在外头等了一个多时辰了。”

殷玄一听,英俊的眉头微微一皱,眼睛抬起来看向聂青婉。

聂青婉坐在一边的榻上,正在喝茶,王云瑶正在从书柜里给她取书,浣东和浣西在收拾着中午那会他扯下来的床单。

聂青婉穿的不是早上他给她穿的那件大红色的喜裙,罢朝回来殷玄就看到她将那裙子换下来了,这会儿穿的也是素色宫裙,浅浅的黄色,倒衬的她的脸越发的白皙娇嫩。

大概因为答应了她的无理取闹的原因,她喝茶的唇角都是上扬的。

殷玄收回视线,对随海道“去把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朕晚上睡那里。”

随海一听,当即惊啊出声,不解道“皇上你要睡隔壁偏殿”

殷玄道“嗯。”

随海惊讶的嘴巴大张,都能塞进一颗鸭蛋了,他眨眨眼,震惊道“好好的龙床不睡,皇上你干嘛”要睡偏殿。

话还没说完,殷玄就打断他“让你去收拾就去收拾,怎么那么多废话”

随海猛咽一口气,这下子忽然就想到了刚刚在门外听到的哭声,莫不是皇上把婉贵妃欺负的太惨,婉贵妃受不了了,所以罚皇上睡偏殿

这么想着,随海就又不受控制的用眼角余光去瞅聂青婉。

见婉贵妃一脸怡然自得地坐在那里喝茶,妥妥一幅被男人狠狠滋润过的貌美如花样,随海忍不住闭眼轻叹。

皇上,你不能这么惯着婉贵妃啊,享受是享受了,但也不能为了这就依了她吧这龙阳宫是你的,龙床也是你的,真要搬偏殿的话也是她搬呀,怎么主次颠倒了呢

哪有妃子睡龙床,皇上睡偏殿的

这大殷历史上几百年几千年来都没听说过这种奇葩的事儿

还有,早上那会儿,你听到婉贵妃背着你传了朝臣,不是气的脸都黑了吗

你应该打她一顿板子,再把她逐出龙阳宫的呀

没把她逐出去也就算了,可你怎么反而还把自己逐出去了呢

随海想不通呀,就这么一件小事,他都觉得帝王之心,深不可测。

随海低低地应道“是,奴才立马去办。”

殷玄道“明贵妃有没有说找朕什么事”

说着,看了聂青婉一眼。

聂青婉轻轻扬眉,听到殷玄和随海的对话了,可她没朝殷玄看,也没搭理那样的话音儿,在王云瑶拿了书给她后,她就窝在那里一边喝茶,一边看了起来。

随海道“没说什么事,只说有很急的事。”

殷玄收回落在聂青婉身上的视线,唔了一声,抬腿往门口走“朕去外面见她,你记得差人收拾隔壁的偏殿。”

随海哎了一声,跟着往门口走。

只是,走到一半,他就停住了,因为殷玄停住了。

殷玄顿了顿,还是折回来,往聂青婉那边走了去,聂青婉和王云瑶都没防备着他还会折回来,一人手上拿着书,一人手上拎着茶壶,王云瑶还没反应过来见礼,聂青婉也还没反应过来把目光从书页上抽离,她的额头就攸地一热,殷玄的唇落了下来,一吻之后就离开,低声道“朕晚上回来陪你吃饭,你若无聊,可以出去走走,或者再差人去喊李玉宸过来,若想让你母妃进宫陪你,你也可以差人去喊,不然,你也可以陪朕去御书房。”

聂青婉道“不去。”

殷玄沉沉一笑,伸手揉揉她的脸,走了。

这一回他没停顿了,一股作气走出龙阳宫,刚站稳,就看到门口不远处停着的那顶小轿子,轿子边上站着红栾和素荷,还有烟霞殿的一些宫女和太监,虽然他们极力找阴凉的地方挡阳光了,可还是晒的焉不拉几的,也是,这酷暑七月的天,大中午的在外面生生站了近两个时辰,没晒的冒烟儿就不错了。

看着他们的那个模样,殷玄一霎时就想到了之前聂青婉被她罚站在御书房门外,晒的满脸通红,满头大汗的样子。

殷玄真心为以前所做的蠢事而自责,他当时怎么那么蠢呢,怎么舍得把她晾在御书房门外晒那么久还害她中暑生病,不愿意跟他睡也正常,谁让他曾经那么对她。

殷玄抿抿唇。

红栾和素荷都很热,这么晒一中午,她二人的脸都红的像猴儿屁股了,嗓子也干的生疼,可二人一看到殷玄出来,立马振作精神,上前见礼。

即便嗓子干哑,也还是清晰地见了礼,又说明贵妃还在轿子里等着他,可话还没说完,已经听到红栾和素荷以及周边的宫女和太监们的见礼声的拓拔明烟就自个掀了帘子,急急地走了下来。

看到殷玄站在那里,她眼睛一红,冲了上去。

眼看着就要扑到殷玄怀里了,殷玄眉头一蹙,立马抬手,挡住她飞过来的身子,让红栾和素荷把拓拔明烟扶稳。

等二个姑娘扶住拓拔明烟了,殷玄这才问道“怎么了”

拓拔明烟呼吸急促,一双眼睛里盛满了惊恐,她颤着唇问“今日早朝的时候皇上让随海公公拿给臣妾让臣妾辨识炎芨草的那个荷包,皇上看过了吗”

殷玄眼眸微顿,提起荷包,他这才明白过来拓拔明烟为何会在龙阳宫外头苦等一个多时辰也非要见他了。

那个荷包是太后缝的,拓拔明烟一定认出来了,然后她肯定在想是太后回来找他们索命了。

这样想也没错。

太后确实回来了,却不是亡灵的鬼,而是真实的人。

她也的确是回来找他们索命的。

殷玄抿了抿唇,对拓拔明烟道“你先回去休息,身体不好就不要瞎折腾,朕晚饭前去烟霞殿,跟你说这件事。”

拓拔明烟郑重道“你一定要来。”

殷玄道“朕一定会去的,你不要乱想,好好睡一觉,今日王榆舟去给你号脉了吗”

拓拔明烟道“号了。”

殷玄问“身体如何”

拓拔明烟道“我很好。”

殷玄道“那就好。”他下巴微指远处的小轿“上去吧,这天气热,别又晒坏了。”

拓拔明烟嗯了一声,被红栾和素荷搀扶着往小轿那边去,到了小轿边上,上轿前,她还是拐回头朝殷玄望去。

这个时候殷玄没功夫看她了,御辇过来了,他正上御辇,往御书房去。

等殷玄坐上御辇之后,脑海里想的也全是聂青婉。

当御辇从龙阳宫门口驶过的时候,殷玄想的是,什么时候他才能卸下这一身重担,跟她每日厮混在床上,不用每日早起去上朝,不用每日花费大把的时间在国事上,也不用担心国民们吃不饱穿不暖或是睡不安稳,他只要日日陪她,日日想她就够了。

自从爱上她后,他的终极目标就是娶她占有她爱她,而从她回来,他的心思就再也无法全部用在国事上了。

殷玄侧头,从窗户口处看着拓拔明烟坐的小轿渐行渐远,他低低地在心里面说“明烟,对不起,朕打算还她一命,来换她这一世的倾心相付,不离不弃,所以,朕不能再保你了,也保不住了,朕答应过你的事情,给你的承诺,朕无法再做到了,这辈子朕不爱你,下辈子也不会爱,那就下辈子当你的哥哥,照顾你。”

殷玄收回视线,阖着眼,靠在了明黄镶壁上。

聂青婉在殷玄走了后又看了一会儿书,等外面的太阳没有那么烈了,她搁下书,让王云瑶陪她出去走走。

出了寝宫大门,聂青婉问谢右寒“中午明贵妃来过”

谢右寒道“来过。”

聂青婉问“有说来找皇上什么事吗”

谢右寒道“没有,但看她十分着急,想必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

聂青婉唔了一声,对王云瑶道“去打探一下今日早朝都发生了什么事,打探清楚,回来详细跟我说。”

王云瑶领命,把聂青婉交给浣东和浣西照顾后她就出去打探消息,大概花了半个时辰,她又回来,将今日早朝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了。

说完,聂青婉没什么反应,谢右寒却是陡然一惊,浣东和浣西也是双双惊目。

谢右寒道“陈温斩被罚去了烟霞殿,当了明贵妃身边的侍卫”

王云瑶唏嘘道“是呀,聂大人这案子断的可真是跌宕起伏。”

谢右寒黑着脸“这么说,往后我可能要时常与陈温斩见面了”

王云瑶一听,笑道“也是,你在婉贵妃身边当差,陈温斩在明贵妃身边当差,这若是都住在宫里头了,那还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呢。”

谢右寒听王云瑶这么说,脸色越发的黑。

聂青婉一直没说话,半晌后,她道“夏途归被罢了官,又被打了三十军棍,想必这会正在帝都怀城养伤,我们既能探到这个消息,宸妃也能,宸妃听到了这个消息,不可能不担心,但她出不了宫,一定会遣李东楼出宫,云瑶,你现在就去找李东楼,随他一起出宫,出了宫买些礼物,代我去看一看夏途归。”

王云瑶一愣,不解地道“我们跟夏途归又没有关系,干什么还要特意出宫买礼物去看他”

聂青婉心想,夏途归跟华北娇确实没有任何关系,可夏途归跟聂青婉有关,跟太后有关,跟夏公有关,这一回借用夏公的人摆了一步天险关,害得夏途归丢官挨打,夏公也因此而失去了免死令牌这张护身符,她理所应当得派人去慰问看望的。

她现在抽不开身,等她能抽开身的时候,她也会当面向夏公说一声对不起的。

但这话聂青婉只是在心里想,却不可能对王云瑶说的,聂青婉笑了笑,说道“好歹跟宸妃姐妹一场,她的二舅出了这样的事,我们怎么能不去看看呢,去吧,帮我尽一尽心意。”

王云瑶听着,心里头那股怪异的感觉又起来了,但她什么都没说,哦了一声就往外走,走出两步后又回头,问道“这事要不要跟皇上说一声”

聂青婉道“不必。”

王云瑶便什么都不说了,去练武场找李东楼。

李东楼也正准备离开,下午就一直心不在焉,若不是因为他是宫内禁军统领,不能擅自旷岗,他下午就偷溜出去了。

这会儿太阳正趋西山,眼见不到一个时辰就是下班的时间了,他也不勉强自己硬撑,跟王云峙说了一声,跟禁军们说了一声,他就打算先走。

刚走出练武场,就看到了王云瑶。

李东楼一愣。

王云瑶抱臂站在那里,看李东楼一副要出宫的架势,想着郡主果然猜对了,她扬了扬眉,冲李东楼道“出宫吗”

李东楼笑道“是。”

他走过来,往她面前一站,阴影覆住了她的脸,亦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了自己的怀里,那一霎间,李东楼的心尖漫过一丝无人可说的柔情,再想到昨晚他被她吻了,她夺了他的初吻,虽然那不是她本意,可到底,他的初吻给了她,而她给他的,也是她的初吻吧

这么想着,眸光不自禁的就柔软了,他问道“来找你哥”

王云瑶道“不是。”

李东楼眉色一挑“那是”

王云瑶道“找你的,娘娘听说夏途归被罢了官,还受了三十军棍的罚,想着宸妃娘娘一定十分担心,会差你出宫,所以娘娘就派我来,随你一块出宫,去看一看夏途归。”

李东楼不解,问道“婉贵妃为什么要派你去看我二舅”

王云瑶唔道“娘娘说她跟宸妃是姐妹,宸妃的二舅出了事,她这个当姐妹的怎么说也得去瞧一瞧。”

李东楼笑道“没想到婉贵妃还挺重情的。”

王云瑶白他“这是什么话,在你眼里,我家娘娘是不重情的人”

李东楼立马道“没有,我可没有这么想。”

王云瑶哼道“最好是没有,前面带路,快点,眼瞅着天色要暗了,我晚上还得回来呢。”

李东楼笑着看她一眼,说道“走吧,你不知道路,也真的只有我能带你去了。”

说着,大步往前走了去。

王云瑶跟上。

出了宫,李东楼却没有立马带她回家或是去夏途归的家,而是带她去了西市街。

帝都怀城虽然又大又繁华,但一天之中只有两个集市,一是东市,一是西市,这两个集市是十二个时辰穿插的,日初东升,称东市,日落西山,称西市,也就是说,东市的时间是从日头东升开始到日头西落结束,西市的时间是从日头西落开始到日初东升结束,更直白点说,东市是白市,西市是夜市。

这个时候已过了酉时,所以正是西市开张的时间。

李东楼带王云瑶去买衣服。

王云瑶不明所以,问他“为什么要买衣服”

李东楼看一眼她身上的宫装,指了指周围的人,小声在她耳边说“你没看到很多人都在打量你吗你不换套日常的裙子的话,这一路会惹很多议论的。”

王云瑶皱眉,眼睛扫了一圈,果然看到很多人在瞅她,再看李东楼,他也穿着官服呢,怎么不见他换常服

王云瑶翻白眼“是看我还是看你”

李东楼笑道“自然是看你,我有什么好看的。”

王云瑶撇嘴“我看就是看你的,那些人里面,女子最多。”

殷玄道“朕可以不抱着你睡,但朕不能跟你分开睡,婉婉,你不要提这么过分的要求”

聂青婉嘴角一撇,立马又要哭了,殷玄吸气,将她往怀里狠狠一抱,有气无力道“好,分开睡,你别哭,朕答应你,分开睡。”

聂青婉道“皇上一言九鼎,不能食言。”

聂青婉立马抓起殷玄的衣袖,把脸上的泪抹干净,然后冲他眨眨眼“我不哭了,你说话算话,那你晚上搬到隔壁去睡吧,你晚上老是抱着我,我也睡不舒服,你既答应了不碰我了,那就不能再跟我睡一张床了。”

殷玄一噎,敢情她搞这么大的阵仗是想跟他分床睡

为了把他赶走,哭的可真卖力。

殷玄沉着脸不吭声,只抬起手,将她眼角四周的水印子擦干,闷声道“就这么不想跟朕睡一起吗”

聂青婉道“天热,两个人挤一张床不舒服。”

殷玄瞪着她“你别哭了,朕就说话算话。”

殷玄无奈,扔掉帕子,用嘴巴去吻。

殷玄闭眼叹气“不食言。”

聂青婉高兴了,很干脆地脸上的假泪给擦干净,推开他就下了床,喊王云瑶和浣东浣西进来伺候穿衣服。

聂青婉道“你道歉”

殷玄抿了抿唇,不甘不愿地道“对不起,朕道歉。”

聂青婉才不听他胡诌,抬眼,雨雾蒙蒙道“你就欺负我了”

殷玄抿唇,一双眼幽幽沉沉地盯着她脸上的泪珠子,他伸手去擦,边擦边说“好,是朕欺负了你,你别哭了。”

聂青婉道“你发誓以后不会再碰我了”

殷玄立刻虎着凤眼瞪着她“你别得寸进尺信不信朕现在就把你办了。”

阅读大殷女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xaixs.org)

最新网址:www.x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